致远堂
琴道交流
雁过遗声
纪志群丨逆流而上,以生命体认琴道

逆流而上

第一次听到纪志群老师的琴声,在东湖之滨的一处轩馆。武汉的九月,暑气未褪,演奏厅开足了冷气,可纪老师演奏时,却关了空调,调暗灯光,一曲《平沙》和《流水》之后,没有感到热,琴声如水带走一切思虑、焦躁,甚至抚平心中的枝枝蔓蔓,真是琴声抚慰一切。

纪志群的琴音古朴、恬淡、清逸又带着传统文人的清肃和雅,很难想像纪先生是新加坡人。他从小在海边长大,大海的广阔与浩瀚赋予他非凡的勇气和胸怀。

1991年,在新加坡以科技和经济领跑亚洲的年代,古琴杳杳莫为人知,民乐难以发声,纪志群却逆流而上,从新加坡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跟随著名琴家林友仁、龚一先生学习古琴,由此开始近三十年的操缦生涯。



2006年纪志群师从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吴文光先生,2014年获得国内第一个古琴博士学位。在新加坡,纪志群在琴坛早就享有盛誉,而在国内,他亦大可活跃于舞台.

可是临近天命之年,他却选择放下鲜花掌声,再次逆行,不远万里,来到武汉东湖边的致远堂,传承琴学,弘扬琴道。 

就在不远的三十年前,古琴是一项冷之又冷,被人们逐渐遗忘了的古老艺术。但是在2003年古琴申遗成功之后,高堂坊间琴人日增,琴事繁盛。

但纪志群却说古琴繁荣的背景下,是令人担忧的一片乱象。许多琴人为了争得一席之地,苦思求售,不惜牺牲古琴的文化本质,将雅乐翻为俗调,致使琴事繁荣,琴道衰微。 



“光大琴道不在于普及了多少人,而在于让古琴所承载的人文精神及其修身体道的功能真正进入人们的内心,通过学琴操缦,理一身之性情。”

纪志群振聋发聩之言,给当下的古琴热带来了一片清凉。



融汇与求索

六月的一个下午,我们在致远堂见到了刚从新加坡飞到武汉的纪志群先生,长途跋涉却未见疲惫,讲起古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关于这古老而又神秘的音乐,纪老师有太多心声赋予。

纪志群先生的三位老师:林友仁、龚一、吴文光都是当今最负盛名的古琴大家,林友仁先生身体力行琴道,龚一先生注重古琴的音乐性,吴文光认为琴家要加深自身的学养。每一位老师的传授,纪先生都深信不疑,但他始终以自己的思考圆融三位大师的心法。

反复思考与求索中,纪志群以古为师,在明末虞山派琴家徐上瀛所著的《溪山琴况》中找到了全部答案:

《溪山琴况》谨严而有次第地阐释了琴道的精神和内涵。

“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而和至矣”将古琴这一载道之器、技法、艺术形式、精神境界四个层面的相互作用表述得极为透彻.

只有同时把握古琴的文化属性、修身体道功能、衍生的美学准则及所需技法,才能深入琴道,才能把琴学好。

举例而言,琴曲中《水仙操》《古风操》《文王操》等数十首以“操”命名的琴曲究竟要阐释怎样的境界?而这种境界又该以怎样的音声来表达呢?




是音乐中音量轻重频繁起伏?还是以中正平和、宽裕温庞的气象来表现?倘若一味练指,而不能于弦外去求,不知“音从意转,意先乎音,音随乎意”则指不由心,如此心手不能合一。

纵是连连弹去,也意趣全无。这就是所谓“求之弦中如不足,得之弦外则有余”。



琴中体道

纪志群将他所体悟的一切带到了致远堂。学习古琴首先要从体认琴道开始。

如《溪山琴况》所言:“稽古至圣,心通造化,德协神人,理一身之性情,以理天下人之性情”,借琴以明心见性,这才是真正的大雅之士。

“学琴首先要有传承琴道的大志向,才会对古琴产生恭敬心,随之产生清净心,如同佛法的信愿行。有了清净心,才能看清琴乐审美的各种境象;有了清净心,才能认知弦、指、音、意,智慧地观照。”这是纪先生对弟子的期许。

在致远堂学琴三年了,李丽华说她到现在都记得纪老师第一天上课时就立下的班规:不比较、不计较,以无所求心、无所得心,远离喧嚣与浮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在致远堂,就连弹琴可以展示自己才艺和修养的心都要摒弃。纪志群说,这也是功利的一种。“我的学生弹琴,他们有可能功力不深,但是他们琴音却很静”。

什么是“静”?“雪其躁气,释其竞心,指下扫其炎嚣,弦上恰存贞洁”,这就是静。弹琴要远离一切功利的目的。




与很多琴家不同,纪志群先生并不要求学生每天练琴必须要练多少小时,“我关注的是在这段时间里,你练了什么,碰到了什么问题,我要的不是结果,而是你是否观照自己的心和手下的音声”。一切都要返观自己的“心”。

“现在的人常生一种病,他们如此不能安住自己的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的心无时不刻都在动荡”。

纪志群要求学生练琴先练心,端正他们的心,安住他们的心,当心静下来的时候,才能感知音的细微变化。

在致远堂,不少学生因为学琴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生命随之改变。一位学生说,心不静便弹不得琴,常要自省。久而久之,你的心安静下来,静到与内心对话,由静求极静,求远求虚无,这个过程很幸福,求之弦外又得之其中。

还有一位学生说:跟随纪老师学琴,自己粗浅的心慢慢变得细腻和生动,好像自己的生命也随之圆满。





打开这扇门

教学中,纪志群会用一半以上的时间把《溪山琴况》讲一遍。通过《溪山琴况》,纪志群向学生展示古琴作为载道之器又产生了怎样的审美意境。

纪志群说,如果我们对审美的认知都没有建立,又怎样每天去寻找美呢?

《溪山琴况》二十四品描摹古琴音乐的二十四种质感:和、静、清、远、古、澹、恬、逸、雅……涉猎其中,纪志群引领学生们进入古琴美学和音乐之门。

他说:古琴之所以有这么细腻的音声,就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如此丰富多彩;正因为我们的内心如此深邃,细微,所以才可以用如此丰富的手段和艺术形式去写心。

在纪志群看来,“琴曲是古人写心的音画,是他们生命感悟的准确描摹,所以今天,当我们面对一首琴曲时,我们不能作毫无根据的艺术想象,当我们弹琴时,就是在与古人对话”。



跟随纪志群老师学琴的学生,大部分没有专业的音乐训练,因为热爱传统文化,热爱古琴,来到致远堂。

但是仅凭热爱就能学好古琴吗?学习中,大家都会遇到一些共通的问题,比如弹琴中的音准和节奏是每一门乐器学习都要过的关。

纪志群却并不认为这很难,在他教过的学生里面,真正毫无乐感的人极少。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分辨音声美丑的本能。有的学生刚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五音不全,完全无法学琴,但实际上你是真的五音不全吗?

“很多时候只是因为你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和能力没有激发。就像佛性,人人皆有,只因妄想执着而被遮蔽。”

“通过学习和练习,就像在水中洗去尘埃一般,呈现清净的一面,感知音声细腻精妙的大门也因此敞开。”




课堂上,纪志群以学者的精严,解析琴曲的每一个音符和节拍,但他并不执着于学生一定要在当下做到完美。

“无论错对,更重要的是观照自己的行为,为什么会错?重要的是找到背后的原因,这样你对不会因为换一首曲子就不对了”。

在这里,大家学到的不仅仅是弹琴的技巧,而是如何运用技法描摹心境;并非只熟读琴论,而是知道如何将之化为己用;不是只会弹奏琴曲,而是明白如何于音意之中,求得精神参悟,探寻古人制曲之意,契入天人合一的化境。

纪志群以精湛的琴艺、广博的学识、心性的澄明庄严,将古琴的道法、技艺、音乐与艺术融会贯通,化成涓涓细流,为学生打开了一扇通往古琴艺术和身心修证的大门。 



无尽灯

纪志群先生说一切艺术实践,都是要洞悉生命的本质。“此生要为琴道的复兴和传承而努力,但是自己生命的最终目的是明心见性”。

他非常吝惜自己的时间:“没有持续性的东西犹如昙花一现,看似鲜花掌声,然而这无数的小成功组成人生的大失败”。

除了教琴,纪志群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新加坡,先生每日早起,一天中禅修、书法、抚琴、阅读、修稿、运动等,安排丰富而有序。他说生活处处是净土,感觉每天都离自己的理想更近,如一只萤,以自己的光照着自己的路,尽管暗弱,但终不茫失……




是的,这光终不茫失,在娑婆世界中穿行,犹如一盏“无尽灯”,也照亮了更多热爱古琴和愿以生命证悟的人,如《维摩经》所言:

“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




文丨明性

编辑丨明性